• <noscript id="yayac"></noscript>
    <bdo id="yayac"><center id="yayac"></center></bdo>
  • 歡迎來到上海強生搬場運輸有限公司官網!
    幻燈片
    釣魚島爭端發酵下的供應鏈危與機

    來源:上海強生搬場運輸有限公司 時間:2016-04-28 查看次數:

    釣魚島爭端對日本經濟的影響,將超過去年的日本大地震!有專家如此評價當前的日本經濟預期。
        不過,在這個全球供應鏈相互交織的時代,“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東亞區域供應鏈,也給中國企業帶來諸多挑戰。
        日企戰略調整之變
        10月9日,日本6大汽車廠商豐田、本田、日產、馬自達、鈴木和三菱先后公布的9月在華銷量,比去年同期減少了35%~63%。
        許多業內人士表示,這是由于釣魚島爭端在華引發反日浪潮,傷及日貨需求所造成的。據了解,釣魚島事件之后,包括豐田汽車在內的日系汽車廠商在中國市場的銷售已經直線下滑。與此同時,部分企業在華工廠也開始了戰略調整。
        9月27日日本媒體報道稱,豐田汽車已經通知其主要零部件供應商,整個10月份期間,豐田在華工廠將停止運行。在國人都以為抵制日貨效果初顯之時,也有人提出了對日系工廠計劃遷離的擔憂。
        廣東中山市一家制造企業負責人李廷桂表示:“這或許是日本企業在中國市場的有計劃撤離。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但釣魚島事件更像是起到了催化劑的作用,加速了這一進程。”
        他提到,受整個形勢的影響,日企出于自身利益的考慮趁此機會做一些戰略調整(受中國的制造、人工成本上漲的影響)是必然的。國內企業雖然可以趁這機會提高產品市場占有率,但核心競爭力還不行,國內的制造業對核心技術的研發還不夠,對供應鏈的控制力還非常弱,短期內(至少5年內)還追不上。
        就在業內廣泛關注釣魚島事件可能引發的中日貿易摩擦之時,供應鏈問題,也被頻頻提及。李廷桂說:“日本挑起釣魚島領土爭端引發的連鎖反應,不僅使中日貿易進入寒冬期,也對中國供應鏈產生沖擊。”
        日本是電子零件、汽車零部件和其他產品的重要生產國和出口國。日本是僅次于中國的全球第二大中間產品供應國,日本也是中國最重要的中間產品供應國,在中國從亞洲進口的中間產品總額中所占份額超過了1/3。
        據日本電子信息技術產業協會統計,日本國內電子零部件廠商對華銷售額在2011年度為8320億日元,占整體銷售額的約25%。
        著名產業經濟學家白益民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從供應角度來說,中國抵制日貨,短期來看,日本貿易受到打擊很大;但長期來看,它也許會找到應對危機的策略。而在供應鏈控制方面,中國手上的牌并不多。”中國供應鏈的缺失
        曾在日本企業工作多年的白益民熟知日本企業的供應鏈布局以及其重要功能和作用。
        他告訴記者:“在中日經濟貿易中,制造業占主導地位。日本幾乎不生產成品,以提供零部件為主,汽車整車的組裝、電子產品的生產,大多在中國完成。”
        在他看來,由于日本在供應鏈方面的實力太強,“我們說抵制日貨,抵制那幾家公司的產品其實意義不大,日本不會傷筋動骨。例如,抵制豐田汽車,豐田汽車產量少了,只是組裝少了,并沒有撼動它的供應鏈。它的供應鏈還給其他系的汽車提供零部件。而我們自身卻很被動,因為我們很多產品零部件是依賴于日本的生產,尤其是一些高精尖的零部件。我們的家電產品冰箱、洗衣機、空調,最重要的部件是壓縮機,基本上全是日本提供。汽車產業中,例如奇瑞的發動機是日本三菱的。也就是說到現在,我們國內的產業做來做去就是個殼,就是個組裝,我們的關鍵零部件全在別人手里。日本控制關鍵零部件,中國只是組裝廠。”
        而另一方面,很多媒體也頻頻曝出,日本企業計劃將在華工廠遷移到其他市場。對此,白益民表示,這一點上來看,對中國的負效應也遠遠大于對日本的,因為在他看來,能把供應鏈串起來的是日本的一些大財團,不是簡單的一些小工廠。表面上,日本所謂的將在華工廠遷移,但是實際上整個供應鏈還被日本牢牢地攥在手中。
        他還提到,中國企業多數各自為政,供應鏈串不起來。國內企業在供應鏈方面經驗欠缺,中國產業的運轉因為過度地依賴外國的供應鏈,特別是汽車的產業,拿目前國內的高檔車來說真正國產率并不是特別高,這些國產汽車中相當一部分零部件還是進口日本的或者是德國的。一些國產家電的電器元件、國產汽車的發動機等核心零部件都是日本制造的。包括高鐵的建設,很多關鍵技術掌握在日本手里。目前國內技術填補不了,還必須依賴日企。
        發生在去年3月的日本大地震完美詮釋了日本供應鏈隱藏的“殺傷力”問題。日本強震造成了眾多工廠和企業紛紛關閉,很多重要產品的供應鏈中斷,索尼關閉了主要生產半導體、藍光光盤、磁頭和電池的6家工廠,松下、東芝也關閉了部分工廠。而受其影響,中國國內元器件價格應聲而漲。
        當記者問到,今天我們步入了全球化的發展時期,那么中國供應商是否能取代日本把產業鏈給接上呢?
        白益民解釋說,這些都是有可能的。但是最終能否在中國重購產業鏈或日本供應商能否被中國供應商取代,關鍵還是要看中國供應商的整體實力或整個產業鏈的競爭力如何。“然而從現狀來看中國還不具備這樣的實力。”比如在汽車電子部件和石化原材料領域,日本經過這么多年的發展,已經形成了猶如蜘蛛網一般的產業鏈條,并牢牢掌握著其中核心部件的技術和生產優勢。這也是他們長期保持國際競爭力的關鍵,更不會讓他們的競爭對手輕易掌握到。
        他提到,如我國的家電產業,發展到今天,雖然擁有了一批自主品牌的產品,產業規模位居前列。然而不可否認的是,家電產品中的核心部件如顯示屏等,國內還是生產不了,得從日本、韓國或是其他國家進口。又如汽車發動機等這些上游核心零部件我們沒有相應的技術和生產設備,無法生產出同等產品。即使是抵制日本生產制造的,那么轉向第三國/地區供應商,可能又會加強這些地區供應商的壟斷力量。
        歸根結底,還是在于國內的供應商是否具備了足夠的技術實力并擁有高品質的產品。“我們不應該單純地從某個角度去抵制一個品牌或者是一種產品,而是必須反思供應鏈深層問題。”未來發展的危與機
        牽一發而動全身,用來形容目前中國供應鏈的局勢在恰當不過。迄今為止,日本在先進制造技術和高端裝備業水平最成熟,占據產業鏈的高端部分。中國只是占據產業鏈的中端或者中低端,并不能形成完整的競爭態勢。“日本企業有計劃遷離中國,因為中國現在的勞動力優勢已經沒了,土地優勢沒了?,F在制造業已經開始往外轉移,有些外資工廠已經考慮轉移到菲律賓、印度等其他東南亞地區,而這些地區完全有替代我們的可能性。”白益民還提到,中國的制造工廠地位并非不可替代,像東南亞的泰國、緬甸、越南、菲律賓,甚至印度、巴西,都可以是日本企業的備選項。
        不僅僅是受制于日本的供應鏈控制,近兩年來,頻頻出現歐美等制造業巨頭部分產品生產線撤離中國,中國制造業已經到了“邊緣化”、“空心化”的危險境地。
        近憂遠慮雙重夾擊中國供應鏈升級路。與白益民持相同觀點的企業家、業內專家不在少數。他們認為,中國制造業面臨雙重夾擊。“短期看,遭遇經濟下行、出口疲軟、用工成本上升等近憂;長期看,則面臨其他國家占據產業鏈高端、把控先進技術,后起的東南亞、非洲國家低成本生產優勢更為明顯的遠慮。”
        他最后指出:“最主要的問題在于,我們自己獨立自主的產業體系沒有做起來。如果我們有可替代的自主正好研發的核心零部件產品,如果我們也建立一整套像日本那樣的產業交叉持股的供應鏈體系,對于未來我們的產業發展才有底氣。日系工廠、企業遷離這未必是壞事。中國經濟要進行結構調整,靠環境來逼部分日企撤出,我們才能夠利用好我們的市場來發展我們自己的產業,強大自己的企業。”

     

    相關文章

    欲妃吃了春药欲仙欲死
  • <noscript id="yayac"></noscript>
    <bdo id="yayac"><center id="yayac"></center></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