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script id="yayac"></noscript>
    <bdo id="yayac"><center id="yayac"></center></bdo>
  • 歡迎來到上海強生搬場運輸有限公司官網!
    幻燈片
    客戶搬家業務被轉包.遭遇行業潛規則

    來源:上海強生搬場運輸有限公司 時間:2013-08-16 查看次數:

    2個小時的搬家,折騰了北京市民劉先生22個小時。

      在先后與3家北京搬家公司聯系后,才終于把東西都倒騰回家。

      細想這其中的艱難過程,劉先生悟出些自己認為的道理:只跟一家搬家公司確認了具體流程,卻連續接到其他幾家的電話,這其中可能存在的“轉包”規則,水挺深!

      轉包是業內潛規則

      “我自己這么想,我只跟‘好運來’談好了具體的價錢,怎么來的是兄弟搬家公司的?我的電話是不是好運來給泄露出去的?”劉先生立即給好運來打電話,對方則表示,“我們公司沒有女的。”隨后再打就無人接聽了。

      劉先生只好又找了小區里一家公司,最后以550元的價格把東西搬走,等到了沈北新區,已接近當晚12點了,“早晨6點我就從家出來了,折騰了22個小時。”“我懷疑我的信息被私自泄露出去了。”劉先生希望自己的遭遇能給別人提個醒。

      為求證劉先生的投訴,昨日,記者按照劉先生提供的好運來搬家公司的電話撥打過去,沒等聽完記者的采訪意圖,對方便扔下一句“不知道”掛斷電話。而給劉先生打過電話的兄弟搬家公司一工作人員則表示,“你打錯了。”


      和“好運來”約定搬家

      劉先生家在北行,準備把家搬到海淀新區。

      8月9日晚6時許,他開始按照貼在房門上的廣告打電話。

      給一家“好運來搬家公司”打電話,“對方是一個小伙兒接的,我其實東西不多,鋼琴、洗衣機、冰箱、一些衣服和紙盒箱。”

      雙方約定:搬鋼琴200元,其他運費200元。北行4樓,沈北2樓,共6層,一層10元,共60元。經過講價,這一次搬家總共費用450元。定在次日中午12時上門。

      不過剛過半小時,電話又過來了,劉先生說,這次是個女的,但他認為知道他搬家,應該就還是好運來的人吧,“她問我搬家定在幾點了,我反問‘不是已經定了嗎?’她又說,你要是嫌晚,那我們8點半就去吧。”

      心想著可以提前搬家,劉先生就沒多想,把時間又定在了早上8點半。

      來搬家的不是“好運來”

      10日8時30分,一輛搬家公司的車來了,不過劉先生的愛人看到車上的公司名并不是“好運來”,而是“兄弟”,來了一名司機和一名搬運工。

      劉先生說,“這兩人上來之后就說鋼琴搬不了,空間不夠。我趕緊拿尺量了一下,尺寸正好,鋼琴肯定能出去。”

      兩人沒提錢的事兒,隨后轉身下樓了。劉先生后來反應過來,“應該就是差錢。”兩人走了不久,一個電話就打了過來,“問我是不是要搬家,也自稱是兄弟的。我說你們不是剛才來兩個人了,不是已經走了嗎?”劉先生說。

      “對方告訴我,如果給550元就給搬,被我明確拒絕了。哪有這么漲價的!”劉先生說,“對方立刻罵了他一句,我也罵了他一句。”


     

    相關文章

    欲妃吃了春药欲仙欲死
  • <noscript id="yayac"></noscript>
    <bdo id="yayac"><center id="yayac"></center></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