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script id="yayac"></noscript>
    <bdo id="yayac"><center id="yayac"></center></bdo>
  • 歡迎來到上海強生搬場運輸有限公司官網!
    幻燈片
    北京行業魚龍混雜.行業困境何時解?

    來源:上海強生搬場運輸有限公司 時間:2013-08-03 查看次數:

    目前,北京搬家市場混亂無序,由于缺乏行業標準和相關監管缺位,京城消費者在搬家時遭遇“黑搬家”“山寨搬家公司”是常有的事。態度惡劣、損壞不賠、坐地要價,消費者往往還投訴無門。魚龍混雜的北京搬家市場已經說不清楚讓多少消費者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京城搬家行業應如何規范?消費者遇到搬家糾紛如何維權?由誰來監管京城搬家市場?前日,北京搬家網記者進行了相關調查。

      “李鬼”“李逵”難辨真假,掛羊頭賣狗肉

      京城消費者對所謂“山寨搬家公司”“黑搬家公司”的投訴不在少數。這些黑搬家有時兩個人一臺車就可以號稱“知名搬家公司”開展業務,冒用知名搬家企業字號,在公司名稱前后多兩個字或少兩個字,例如:“順風兄弟搬家”“和諧利康搬家”等。消費者很難辨認。這些黑搬家“李鬼”通過虛假網站排名、街頭散發傳單、樓道內張貼小廣告等多種方式,招攬客源。消費者一旦選擇了這樣的黑搬家公司,發生糾紛是常有的事,更難提維權了,甚至連北京搬家公司的地址都找不到。因為這種“打游擊”式的黑搬家公司一般是在接到電話后,臨時雇傭社會閑散的車輛和工人“組建臨時隊伍”,大多搞的都是“一錘子”買賣,由此其服務質量也就不言而喻了。

      北京搬家網投訴受理部的劉經理說,他經常接到消費者的咨詢電話,詢問投訴甚至起訴黑搬家公司的相關細節。但是結果很多人選擇了放棄。“造成這種尷尬局面的原因主要是:一無合同,二取證困難,三維權成本高。”

      劉經理介紹,北京的消費者在搬家時一般是和搬家公司在電話里口頭約定價格,極少有白紙黑字的書面合同。這種情況在遇到搬家糾紛時就會“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即使搬家消費者保存了電話錄音,搬家公司可以說接電話的不是該公司工作人員,由于消費者要起訴的合同主體是搬家公司,這就會遇到訴訟主體是否適合的問題;其二,消費者在匆忙中一般是在搬家后發現物品損毀或遺失,由于沒有當面和搬家公司工人進行雙方確認,搬家公司死不認帳,消費者在舉證時很難出示物品毀損或遺失的證據;其三,真正打一場官司需要起訴,受理,開庭,審理這些都需要時間,還要支付訴訟費、律師費等相關費用,而搬家糾紛所涉及的金額一般都是幾百塊的居多,消費者權衡利弊,很少會選擇打官司了,只能自認倒霉吃啞巴虧。


      搬家搬出煩心事

      家住北京市豐臺區的李先生為了孩子有好的教育資源要搬家到海淀區,就在北京搬家網上查詢并打通了一家搬家公司的電話。雙方約好拉三車,一車450元。隨后,該搬家公司來了8個工人開始搬家。待下午搬到新住處后,李先生發現床沒裝好,有點晃,酒柜角被磕壞。李先生要求搬家公司賠償,誰知搬家公司的工人競提高嗓門,“還賠你錢,先給我們小費!”搬家工人要求每人給100元的小費,一共800元,不給就賴著不走。李先生這才意識到遭遇了所謂的“黑搬家公司”,無奈之下,在協商之后李先生多交了500多元。

      李先生向北京市消費者委員會投訴。經消協反饋相關部門檢查顯示,在李先生所提的涉事“黑搬家公司”根本就沒有這家公司,是個假冒的公司。

      跟李先生相比,北京市大興新區劉先生的遭遇則更加的離譜。他在搬家前就和搬家公司約好,大件鋼琴需要加價搬運,搬運鋼琴時如果走樓梯就500元,從天臺用滑輪往下吊運就1000元。第二天,搬家公司的工人看了看現場,說吊運不安全,只能走樓梯,劉先生同意。結果,剛從劉先生家所在5樓搬到4樓,工人就放下鋼琴說鋼琴屬輕拿輕放物品,樓梯太窄,不好搬運,要求加價,張口3000元!劉先生不干,一臺鋼琴才多少錢,搬運費都能買架新鋼琴了!搬家公司帶隊的工人說,不搬也可以,那就交80%的搬運費。劉先生啞巴吃黃蓮,自認上了賊船,已騎虎難下,只好答應。

      北京市消委會投訴咨詢部相關人員告訴北京搬家網記者,像李先生、劉先生這樣的投訴案例他們已經接到過10多起。“大部分需要搬家的消費者都希望能順順利利地搬到新居,順風順水避免麻煩。”一些黑搬家公司正是抓住了消費者的這一心理,才會坐地要價,更甚者無賴坑錢。


      究竟該由誰來監管?

      北京搬家網劉經理介紹,目前北京搬家市場混亂的一個主要原因是準入門檻低。2004年國家道路運輸條例頒布實施,把搬家運輸劃入普通貨運,大量普通貨運公司開始涉足搬家行業。而真正對“搬家公司”的界定并不明顯,一些物流、運輸公司,都可以做搬家工作。

      實際上,互聯網上充斥的各種“搬家公司”很多并非真正“公司”,而是個體工商戶。由于《公司登記管理條例》等相關規定的限制,達不到“公司”注冊標準的,是不能以“有限公司”等名稱出現的,但個體工商戶注冊時可以用“服務部”“xx中心”出現。記者在北京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的“商事主體名稱”一項輸入“搬家”進行模糊檢索,在網頁上顯示前20條商事主體信息中,除了“有限責任公司”外,還有6個“個體工商戶”和4個“臨時個體工商戶”。

      劉經理認為,規范北京搬家市場離不開搬家行業協會的組織和協調。但是,目前北京尚沒有類似北京搬家協會這樣的民間組織。由于沒有明確的行業標準和行業協會的協調推動,行業自律更是無從談起。

      “雖然工商、物價等職能部門可以管轄搬家行業的部分相關環節,各地消協也能起到接收投訴和協調處理的作用,但是這種力度顯然不夠。”

      除了市場準入門檻低外,相關行業標準的缺失帶來的風險也不容忽視。對搬家工人的基本技能要求、書面合同的格式化文本、搬運物品的安全保護、車輛行駛的路線設計等服務標準和安全標準等相關標準,目前均為空白,沒有任何的法律或規章依據。

     

    相關文章

    欲妃吃了春药欲仙欲死
  • <noscript id="yayac"></noscript>
    <bdo id="yayac"><center id="yayac"></center></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