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script id="yayac"></noscript>
    <bdo id="yayac"><center id="yayac"></center></bdo>
  • 歡迎來到上海強生搬場運輸有限公司官網!
    幻燈片
    《義烏電商的物流之困》摘要

    來源:上海強生搬場運輸有限公司 時間:2017-07-17 查看次數:

    在義烏,每天下午4:00以后,就有大量快件從北苑、后宅、青口、青巖劉、大陳等電商企業密集區匯聚到各個快遞公司的承包點,繼而發往全國各地。據義烏市電子商務行業協會不完全統計,目前,我市有淘寶活躍電商2.9萬家。這些電商都在依靠快遞將各種貨品發往全國各地,實現從網上購物的虛擬環境到送貨上門的現實體驗。據悉,2011年上半年,我市日均快遞發貨量約為35萬單,下半年則高達45萬單。
      很大程度上來看,快遞與電商之間相互依存,可以說魚水難離??爝f行業絕大部分的業務來自電商,同時,快遞的服務和收費也直接影響了電商的利益。然而,據記者近期深入調查發現,義烏快遞行業顯然存在諸多問題。這些問題,正不斷“蠶食”著快遞與電商這對原本利益緊密相關的雙方之間合作的基石。甚至在快遞
      亂象一
      高收費推高經營成本
      電商疾呼“節流”
      快遞公司的報價由幾大要素構成:面單價格、派件費、操作費、業務員盈利等。以我市某快遞公司的價格構成為例,一個運費為7元的快件,其中包含面單費用為2.6元,派件費為1.5元,操作費為1.2元左右。此外的錢都作為業務員即網點承包商盈利范圍。因此,一個散件的盈利大約為2—3元。
      義烏各快遞公司的定價高于周邊地區這已是不爭的事實。據了解,快遞公司對各區域的定價主要取決于幾個因素的考慮,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資源占有率”。由于義烏境內的快遞公司發貨量是周邊地區快遞公司數十倍,對“總部”提供的資源——車輛、站點、人力等使用率也高出許多,因此“總部”在定價方面對義烏也有相應的“高要求”。
      此外,由于全國各網點營業情況不一,對義烏等效益較好的網點,“總部”不論在成本設定還是相關費用的收取上都高于偏遠網點,以此來平衡全國快遞網點的收益。“就是用效益好的網點來補貼效益差的網點,為的就是達成全網絡覆蓋。”義烏市快遞物流行業協會秘書長徐焱說。
      如果說義烏快遞公司在運費上有不得已的“苦衷”,那么那些說不清道不明的“面單錢”顯然對電商的“傷害”更大。據快遞業內人士透露,每家快遞公司對“面單錢”其實是有統一規定的,但網點承包商往往會以提高面單費的方式來增加利潤,因為這樣做更隱蔽。很多電商反映,相對于運費這個“全國統一價”來說,面單費更不具合理性。
      “我準備把快件都送往東陽發貨。”電商“椰子”這樣說。“椰子”每日的發件量為1000—1500單左右,每月僅快遞費用就將近20萬元。“椰子”告訴記者,由于網購都是貨到付款,因此貨款的回籠周期為10—45天,期間就考驗電商企業的流動資金儲備。其中物流費用支出占流動資金的15%左右,在經濟不景氣的時候,他們首先想到的就是“節流”——節省物流成本。
      日前,一位快遞業務員找到“椰子”,報價比目前的合作快遞低2—3毛錢一單。“椰子”粗略一算,每月能省下上萬元。“這對電商來說是不小的一筆錢,能緩解流動資金的壓力。”“椰子”說。
      但義烏快遞公司對于目前已經發生的此類現象表現得十分淡定,某承包商直言不諱地說:“客戶流失是正?,F象,我們不可能因為一家的要求而調低全市的價格。我們的成本也很高,不會說調就調。”
      亂象二
      “高費用”對應“低服務”
      賠償處罰快遞公司說了算
      “高費用”理應對應“高質量的服務”??墒窃诹x烏,這一慣例在快遞行業中很難實現。相反,在相對周邊較高的收費下,義烏電商享受到的卻是“快遞專政”的待遇。
      義烏市涵宇外貿主營戶外用品,日發件百單以上。涵宇外貿一直跟某快遞合作,幾年合作下來,發現問題不少。涵宇外貿的負責人告訴記者,他們(快遞公司)丟件后的賠付標準過低,直接影響到了“涵宇”的客戶信譽。
      去年11月,“涵宇”接到一個來自工廠的包裹,進倉驗貨時發現貨物數目不對,“這批貨是沖鋒衣,打開包裹后發現箱子有被割裂的痕跡,里面的貨物損失大約為2000元,而對方快遞公司卻只賠給我500元。”這位負責人說,據他了解,針對這種沒有保價、簽收后才發現問題的快件,這家快遞公司的賠付標準為:按照快遞費的5倍進行賠償。
      日前,涵宇公司的工作人員找到負責人說起另一件蹊蹺的事情。去年“涵宇”曾有3個快件分別寄往廣西崇左和哈密,就在前幾天,這家快遞公司突然發來一份名為“關于向已停網點繼續發件處罰”的文檔,里面清楚地寫著當時這幾件貨正是發往了該快遞公司暫停的營業網點,對此,該快遞公司作出每件貨200元的處罰處理。
      據悉,各快遞公司都會存在偏遠網點因為效益過差而經營不下去的窘況,因此許多網點處于開開關關的尷尬循環中。這也正是加盟網點的弊端。據悉,快遞企業中只有“無死角”的郵政速遞,“速度快”的順豐快遞和“網絡廣”的申通快遞等幾家優勢明顯的快遞公司采用統一管理,其他快遞公司都是“加盟”模式,馬云曾參股的“星辰急便”也不例外。因此,一旦網點關閉,攬件的快遞公司就必須另出一筆錢用作快件的轉發費用。上述“處罰”正是快遞公司“避免客戶錯誤投遞”的一種方式。
      涵宇外貿的負責人認為,處罰款高于賠償金,電商的基本權益已經失去。利益關系環環相扣,“高收費”對應賠償少、處罰高的“低服務”似乎也在所難免。
      亂象三
      “搶件”事件頻發
      跨區攬件困擾電商
      電商羅先生的倉庫位于義烏市北下朱青口新村的一幢民房里。兩個月前,羅先生在倉庫遇到一個20多歲的男子,對方自稱是某快遞在這個區域的業務員,一番交談后羅先生同意與其進行快遞業務合作。過了十幾分鐘,羅先生從倉庫出來,發現他停在外面、裝滿貨物的面包車旁圍了十多個陌生人,正將貨物往外搬,他們自稱是這家快遞派來的,將一共22件、總價值7000元左右的貨物搬上車后揚長而去。
      他說,這起沖突和義烏東陽兩地快遞公司的競爭有關。之所以中招,是因為當天那批貨物上貼著填好的快遞單,發貨地代碼正是東陽,因此被當做是東陽快遞“異地取件”的。
      “我都是找義烏天天快遞發貨的,因為有些地方‘天天’送不到,就委托他們找別的快遞發貨。”羅先生說,“天天”的業務員給他拿來了一些空白的快遞單,但他并不知道,這些單子是東陽公司的,更沒聽說過“不能找異地快遞公司”的說法。
      無獨有偶,在北苑E點園內經營家居百貨的鄒先生,上個月也為“異地取件”的問題與一直合作的快遞公司發生了沖突。“當時二十幾個人到我倉庫強行把我的貨按照散件的價格發走,發出去后才來跟我結賬。”鄒先生不堪其擾,選擇將大部分業務搬離義烏,只有少部分還留在義烏發貨。
      就此,記者聯系義烏市快遞物流行業協會后,在其中一本該公司的內部手冊上發現以下條款:
      “取件網點公司必須和所在區域網點公司經理協商,征得對方同意后方可取件,并給予所在區域網點公司5%—10%的提成;若未經同意私自取件的,發現一次處以1000元/票罰款。若有惡意扣留非本網點取件客戶快件的,每票處以200元/天的罰款。”
      即便是在同一區域內的不同網點攬件,該手冊也有明確規定:“若客戶是甲網點搬到乙網點,在確??蛻舨涣魇У那闆r下,甲網點必須事先與乙網點聯系,每月須按照業務量的大小支付500—1000元給乙方。”

     

    相關文章

    欲妃吃了春药欲仙欲死
  • <noscript id="yayac"></noscript>
    <bdo id="yayac"><center id="yayac"></center></bdo>